动力

色即是空

夜奔

借用电影 夜奔 的桥段。
快来吃我一刀

这是千手扉间消失的第七天。
而镜的思绪也一直停停泊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夜里。

想想真是可笑。伸手可及的爱情,却在指尖颤动的那一刻落入茫茫雪地,连着那让人留恋的温暖一起被呼啸的夜风冰冷下来,只有温暖的记忆才能证明它的存在,然而,对现在的镜来说,这也是一把刀。

作为痴情戏曲的镜来说,能遇上扉间这样的戏子是一大幸事,命中注定。镜不顾家人的反对,毅然拜扉间为老师,希望借此能更进一步地学习戏曲,当然,还有能和扉间这样的人物更进一步的心愿。然而在一段偶然的同居生活的日子中,扉间的种种模样,让镜无法自拔地想更加深入了解扉间。
真是个漂亮的人。这样的认知也在恰巧幸会过千手扉间演出的宇智波斑的心中回荡。无可奈何,镜只能看着他的老师就这样被权贵斑给变相囚禁在他的宅中。

不论是一时的冲动还是早就蓄谋已久,镜带着扉间逃离宇智波斑是个事实。两人都有些慌乱,紧握的双手在微微颤抖。一如初次见面,镜因为单纯的激动使交握的手摇出明显的弧度,众人的嬉笑声让镜涨红了脸,连连松开了手低头后退一步。而扉间只是抬手覆上镜柔软的发顶,用轻松而略带宠溺的语气安抚着人,『别紧张,就当我是你的友人吧。』

直到两人上了车,镜手握方向盘,才反应过来掌心的湿润。出汗了。镜颇为尴尬的将视线上移至后视镜,悄咪咪地观察扉间的反应。此刻,扉间正靠坐在窗户边观赏沿途的风景,忽然感受到一股非常有质感的视线,偏头看去,就见镜的侧脸涌上莫名其妙的粉红。扉间心下了然,正打算阖目休息一会儿,车子猛然一震。头撞钢化玻璃的滋味如何?很不好受。扉间揉揉泛红的额角,头疼地沉下声抚顺慌张的镜,『集中精力,好好开车。』

半夜大雪,车子只好停在积雪之上。
镜到后面跟着扉间坐,冷静下来后思绪走的更远了。镜有些苦恼,反省自己当初的确是莽撞的做法,不该如此急匆匆地拉着扉间逃出来。车内无声,镜点上一支烟,烦闷在扩大。为什么自己要如此急迫地想要带扉间出来,因为是自己的老师,挚友,还是……?镜皱皱眉,再嘴上一口烟。不过,这没有一点准备甚至连钱也没带够的逃奔能持续到多久?一年,一个月,还是一周?宇智波斑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。

扉间能非常清楚的感觉到镜的烦躁情绪。想要去帮助镜,却不知该说什么的好。对于车内的烟熏味,扉间其实是很不喜欢的,不过因为是镜,偶尔闻一下也是可以的——会让扉间回忆起每次登台演出后,总会有爱抽大烟的老爷想着法子混入后台意图不轨。扉间靠在镜身边,温热的鼻息喷洒在镜的脸颊上,男人抬起手要抚上他的脸庞。仿佛理应如此。扉间想着,到了这个地步,镜对自己应该有如同自己对镜的不可言喻的情感才对。而镜,也该坦然的接受这违背世俗道德的情感才对。

镜抓住了这只手的手腕,侧头对视那双红眸,眸中倒映出来的是镜的犹豫。扉间愣了愣,时间在这一刻凝固,而镜却推开了扉间,道了一句抱歉就下车到外面走走。镜没有注意到背后人的神色,亦或者是镜不敢去看。

车外的夜风夹杂着白雪,落了镜满身。
镜完全的冷静下来了。毕竟从头至尾,镜都没有后悔过带扉间出来。至于两人的关系……到现在再分不清楚可就真是笨蛋了。要走下去,这条路还要走下去。镜丢掉剩下的烟蒂,转身回到车前。

有些人,事,一旦错过就不能挽回。

镜拉开车门,寒风横穿车身扑面而来。另侧车门直直大开,车内空无一人。扉间走了,在镜犹豫的时候。镜甚至不能想象扉间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舍弃这即将开始的开始。心痛。镜声嘶力竭地呼喊扉间的名字,但回应的永远只有风雪声。找不着了,找不着了。

冷刀割面,只有镜的眼眶才带了略高的温度。

找不着了,找不着了。

樱花污

非常抱歉,因为之前只是存了画不记得是哪位画手的所以未经同意就放上来了。@夜家

这是链接

http://yegee.lofter.com/post/2d963c_2456933

第一次借梗写段子,多有冒犯请见谅。

注意——黄暴小天使镜

  又是一年一度的樱花祭。绚烂的樱花,热闹的人群,在镜看来都只是他的老师,千手扉间的陪衬。

  今晚的老师比平常更容易接近一些呢。镜看着不远处的一颗樱花树下的白发男子。千手扉间穿和服的样子很少见,并不是因为喜不喜欢,而是在他看来,宽松的和服在碰见突发情况会变成碍手碍脚的存在——虽然现在村子很安全,但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却一直没有放松警惕。

  这种距离想看清楚老师的模样还是不行呢。镜走近。脚下是圆润的石子,身后是热闹的人群。祭上的红灯笼挂在高高低低的屋檐下,摊架上。镜有些分辨不清,扉间老师的琉璃珠是在对着自己么?

   容不下扉间老师的眼睛里有别人。镜站定在千手扉间面前,在朦胧月下,朝他最爱的人伸出右手,微笑,又有些迷茫:“能打扰一下么,扉间老师。有一点事情想请教一下。”

  意外的温热,这只苍白带着薄茧的手。喜欢。镜缓缓地靠近他的老师,下垂轻颤的白色睫毛,月光似水在红瞳中涌动,微微上挑的眼角,单薄的双唇,与肤色形成鲜明对比的艳丽刀疤,以及……镜握着千手扉间的手,近立在他的旁侧……圆润的耳垂。镜面色温和,凑在人耳边低语,说着公事:“……扉间老师,今晚能来我家一趟么,只有我一个人在家,所以难免会在夜深人静之时兀然回忆起你在床上撩人的姿势,可爱的表情,压抑的呻吟,温暖的体温……”镜有意无意地轻揉捏爱人的手指,清凉的视线粘在千手扉间的侧脸上。

  真是临危不乱。镜压了压声线,低磁,迷人到心醉:“……距离上次已有一个多月了,扉间老师也想再来一次的吧。虽然上次可能有些粗暴,让二代目火影在床上被自己的学生做到哭泣,一句话也不能好好说地求着我停下来…但这次我会温柔地对待老师,让你能发出甜美的叫声,用你柔软的腰肢打起我律动的节拍,肆无顾忌的,双手,双脚似一滩春水那样紧紧缠住你的学生,包容,深知……”

  月光躁动起来,顶上的樱花受不了情人热情的抚慰,在枝上乱颤。

阴影在红色眸底晃动,似是无奈,又似是平静。镜也跟着月光得寸进尺,一点一点地,企图将千手扉间全数纳入腹中:“……你会用发红的眼角,来激起我的热情。你会用微启的双唇,来慰藉我的灼热。你会心甘情愿,将你的一切暴露在你的学生面前,你的隐蔽的脆弱将会被我的坚硬击败,空虚的深洞,最后会被你的学生用爱情的液体填充得满满当当,甚至溢出来,混着扉间老师和他的学生的汗液,溅在你平日严厉的脸上……”

    镜放下手,退回到原来的位置。千手扉间抬眼,看着他最喜爱的学生。月光婆娑,俊美若上古神话中的伊邪纳岐。镜坦然的神色,稍稍上扬的唇角,深邃的目光,是平静,温和却又带着距离的亲近而疏远的常态。

  千手扉间闭眼,沉默中藏着只有月光和樱花才能发现的宠溺。良久,叹气,似平日例行公事那样,不沾个人情感:“……然 善。”

  镜和着月光一起笑了,樱花在枝头乱颤。一阵风来,花瓣四散,终是落到两人身上,火热而清凉。